怀念戏曲艺术家——武鸿凤

 

 武鸿凤是解放后平调落子第一代女演员,是当代戏剧表演艺术大师,她声音洪亮,音域宽广,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创立了“武派”演唱风格,被称为一代宗师。不幸的是,去年5月3日,武鸿凤以86岁高龄离我们而去,永远地告别了舞台,永远地告别了喜爱她的观众。
微信图片_20190428114531_conew1.jpg
在我的心目中,武鸿凤不仅仅是一个演员,更是一个时代的标志。因为在她之前,武安平调落子尽管已有二百年历史,但舞台上的旦角却始终是由男性扮演,像我们知道的杜更会、孙富琴、路洪贞、李秀奇等男演员皆是。旧社会穷人多,遇到灾荒年吃了上顿没下顿,穷人家便把孩子送到戏班去学戏,挣多挣少在其次,起码能混口饭吃。那时候唱戏是不被人看好的职业,女孩子自然不会染指,所以演戏就成为男人的事情。1938年,八路军129师开创了晋冀鲁豫边区抗日根据地,解放了人民,解放了妇女,武鸿凤小小年纪就参加了儿童团,长大后又参加了村里组织的文艺宣传队,演出了许多现代戏,如《王贵与李香香》、《仨女婿拜寿》、《喜鹊登枝》等,她的艺术天赋奠定了她以后的舞台生涯,同时,她和她的姐妹们也开创了旦角由女性扮演的历史先河。
微信图片_20190428114526_conew1.jpg
我听说“武鸿凤”这个名字的时候,大概只有三、五岁,那时跟着母亲到邻村去看戏,也不知演的什么,只知道去瞧武鸿凤。进场时人太多,挤不进去,而且我还被把门的拦住了,小孩没票也不让进。母亲已经进去了,见我没进去,转身跟把门的吵起来,但还是不让进。母亲耍了点小聪明,说:“你不让孩子进,我也不看了,把票退给俺。”母亲把票要过去了,却没有出来,而是让另一个人把票递给我,于是我也就举着票堂而皇之进去了。不过,进是进去了,什么也没看着。大人们都是站着看戏,个儿矮一点的还踩着凳子,而我却只能在人缝里钻来钻去,抬头是天,低头是地,前后左右全是一根根粗腿。
真正看到武鸿凤演戏是在1973年。那时我刚参加工作,在村里当民办教师。晚上听说茶口村唱戏,唱的是“武鸿凤”,更是激动不已,便和同事们相约,夜行十里山路前去观演。这里需要说明一下,那时戏码不重要,主演很重要,瞧戏其实就是瞧演员,演员长得漂亮,唱得好,做得好,就能赢得观众——这大概也就是现在所说的明星效应吧。武鸿凤就具备这些条件,所以每个村都有许多“鸿凤迷”,剧团演到哪里,他们就跟到哪里,专瞧武鸿凤!
微信图片_20190428114517_conew1.jpg
我们那天晚上看的是现代戏《红嫂》。戏园门口人山人海。茶口村本就是个五千口人的大村,再加上十里八乡赶来看戏的观众,简直就是一票难求。好不容易弄到票了,又挤不进去。进去之后也没有位子,说“座无虚席”那是客气了,根本没有立足之地,黑压压的都是人,能露个小脸看就算不错了。
定下心来看戏,戏果然不错。武鸿凤扮演红嫂,秦崇德扮演红嫂的丈夫武二,两人都是邯郸平调剧团台柱子,自然受到了观众的热捧。从那时起,武鸿凤、秦崇德这两人的名字也就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中,《点着了炉中火》、《孩儿他娘傍晚时》也成为当时的流行唱段,以致于后来我到武安剧团当团长,还专门请秦崇德老师为《丢官记》
设计唱腔。当然这是后话。
微信图片_20190428114511_conew1.jpg
武鸿凤除唱腔有特点外,表演也非常细腻。比如为伤员“熬鸡汤”、往碗里“舀鸡汤”一场戏,动作都是虚拟的,所谓鸡汤其实就是用勺子比划比划,既没有鸡,也没有汤,然而她却表演得非常到位,甚至汤流出来了,她还要用手刮一下,在碗边杠杠……这一切都是艺术家对生活细心观察的结果,充分体现了武鸿凤对艺术精益求精的态度。
和武鸿凤老师近距离接触是在2004年的冬季。那时我已由武安市剧团调到武安市文化局,打算搞一场“武派艺术演唱会”。既然是武派,那就得把鼻祖请上来,于是我和武安电视台主持人孔繁利一起到邯郸去请。武老师是个十分讲究的人,虽然年近古稀,但保养适度,打扮入时,完全像个贵妇人。她戴一副金丝边花镜,说一口浓重的家乡话,态度温和,平易近人。聊起剧团,她侃侃而谈,但从不中伤别人,总是用包容的心态面对一切。当我们说明来意之后,武老师欣然应允了,并且还答应带两个徒弟过去,其中一个徒弟就是后来的“梅花奖”得主王红。
那次演唱会非常成功,武老师唱了两段她的拿手好戏《红嫂》选段和《桃花庵》选段,另有七八个演员,分别学唱了武老师的其它唱段。武老师虽然上了点年纪,但嗓音一点没变,风采不减当年。
和武老师最后一次见面,是在2017年的11月份。武安电视台要录制一个平调落子专题片,要我带领他们到邯郸采访。当时采访名单里面没有武老师,原因是听说她病了,病得很厉害,无法接受采访。当我们采访完王红时,王红不解地问:“你们不去采访武老师?”我当时愣了一下:“武老师能接受采访吗?”她说:“没事,就是腿不能走路,神智很清晰。”于是,我们顺着王红指引的路线来到武老师家。路上我还对摄制组的人说:“这一次,我们一定要采访到武鸿凤,即使她不能唱,不能说,拍几个镜头也是珍贵的,因为,这些老艺术家接受采访的机会已经不多了。”
想不到一语成谶,2018年5月3日武鸿凤老师真的离开了我们。噩耗传来,山河呜咽,几代人心中的偶像就这样不辞而别了,这让那千千万万的铁杆粉丝和“鸿凤迷”村的父老乡亲情何以堪!
武鸿凤老师已经离开我们一年了,我们怀念她,是因为她为平调落子事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,她创造的优美旋律传遍了大江南北,她创立的武派艺术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戏曲爱好者,她丰富了平调落子曲目,她活跃了群众文化生活……她虽然走了,但她所从事的平调落子事业并没有终结;她虽然离开了我们,但她的音容笑貌却永远留在了我们的记忆里。
你听,喇叭里正在放她的唱段:点着了炉中火放出红光……
你看,舞台上正在演她的剧目:《桃花庵》、《三上轿》、《破洪洲》、《铡赵王》……(作者:孔祥峰)
8f2a5a4bf45d8216f0e7a281b9ecfbcb_conew1.jpg
作者简介
作者原为武安市平调落子剧团团长,现为中国傩戏研究会会员,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,中国散文学会会员,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,武安市戏剧曲艺家协会名誉主席,七步沟景区文化顾问。著有散文集《城市猎枪》、报告文学集《佼佼者》、文艺演唱集《哥俩好》、传记文学《大梦人生》等,作品曾获河北省首届“月季花奖”、中国时代风采散文金奖、首届浩然文学奖等。

延伸阅读:

标签:

上一篇:《佛缘》

下一篇:返回列表

发表留言